案情介绍

  1.供应链业务来源

  2012年3月19日,五金公司与上海宁达签订《代理采购协议》,约定:上海宁达委托五金公司向其指定供货商福建福日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日公司”)采购钢材3635吨,在上海宁达支付履约保证金299万元后,约为货款的20%,五金公司代垫货款1490万元。叶某玲、林某、浪港公司为上海宁达提供担保。

  同日,为履行上述受托义务,五金公司与福日公司签订《购销合同》,约定:五金公司向福日公司购买钢材共计3635吨,福日实业公司在收到全额货款1490万元后30个工作日内在上海宁港的钢材市场向五金公司交付全部货权,五金公司根据合同约定的质量要求、标准对全部货物验收合格后自行提货。

  2012年3月26日,在福日公司驻上海的钢贸项目主管胡某与林某将库存明细表(加盖上海宁港钢材交易市场结算专用章)、提货单(加盖福日实业公司收发货专用章)、增值税发票以及拟定好的“收货确认函”送交五金公司后,五金公司于同日向福日实业公司付款1490万元,且在未实际验货的情况下,在“收货确认函”上盖章确认收货

  至2012年8月,上海宁达仅向五金公司支付80万元,后五金公司发现在上海宁港的钢材市场并没有实际货物。

  3.刑民交叉情况

  2014年3月11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2014)浙杭刑初字第8号刑事判决查明:林某,为上海宁达和浪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阮某,既是宁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又是浪港公司的股东。因2011年底钢材跌价导致浪港公司经营困难,林某在2012年3月,策划了由其实际控制的上海宁达作为委托人委托五金公司向其指定的供货商福日实业公司采购钢材的供应链业务。而福日实业公司的上游供货商便是其控制的另一家公司浪港公司。

  五金公司于2015年3月30日起诉供货商福日公司,要求“解除《购销合同》、返还货款1490万元、支付违约金268万元”。

  4. 整个案件的关系图谱

  

  给供应链行业的启示

  在整个事件中,作为受托方的供应链公司,采用的业务模式为代理采购。即,收取委托人支付的采购总金额20%的保证金后,供应链公司向委托人指定供货商支付全额货款(也就是垫资80%)进行采购;委托人在约定时间内付款提货。这种供应链行业常见的业务模式之一。

  (一)此种情况的核心风险点,是两委托人之间或委托人与供货商之间模糊不清的关联关系背后,可能隐藏着贸易背景、财务状况、标的货物、产品质量、产品价格等真实性风险和道德风险。如在无法查明又不想放弃业务机会时,也务必在设置业务模式、交易敞口和垫资账期时对这种不透明予以充分考虑,力图在个案中做到风险收益与风控措施的平衡。

  (二)大部分供应链公司与委托人和供货商的合同中都约定了其较轻的验货责任(比如,不对货物质量负责,只对货物数量(或重量)、外观、外包装负责等)。因此,不少供应链公司就对验货义务掉以轻心,甚至连货物的物理形态都没有核实,仅凭第三方仓单就做验收确认,使验货流于形式。

   (三)二八控货模式,供应链公司必须能真正“控”货。

  在垫资业务中,供应链公司先收取20%保证金,再垫付80%货款代理采购货物,委托人在约定时间内进行付款提货,就是供应链行业常说的二八控货模式。供应链公司认为,这种模式其控制货物,即使委托人未能按时付款,其可以变卖处置货物及时止损,是比较安全的交易模式。

  1.仓储方的背景与实力,是否与委托人有关联性或关系密切,需进行充分调查。

  对轻资产的供应链公司来说,仓库基本都不是自已管理,而是委托第三方仓储公司进行监管、保管与收发货。选择有实力的仓储方,一旦货物发生短少或损坏,仓储方有实力进行赔偿,这一点大部分人都知道。但仓储方与委托人是否存在关联性或关系密切(仓储方与委托人是多年合作关系),很多供应链公司并没有引起重视,在选择仓储方时,很少去调查仓储方与委托人的关系。这不仅可能引发双方串通欺瞒供应链公司的道德风险,而且,供应链公司也很难实质控货。即:要么,在委托方发生延迟付款等违约情形,供应链公司想快速转移货物时,会受到阻扰,无法达到转移货物的目的;要么,在委托方未能满足提货条件时,仓储方可能会擅自放货。因此,对于仓储方的背景与实力,需要进行充分调查。

       价格风险:如果价格虚高20%,可以对冲采购方首付20%保证金,采购方可能弃货。

  2.供应链公司以自已的名义租赁或委托仓储方仓储保管货物。

  货物入库时,要以供应链公司名义进仓(当然,货物货权不一定属于供应链公司,但至少入库时,在仓储方看来货物就是供应链公司的)。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避免权属纠纷,充分保护自已的权益。

  3.原地转移货权一定要高度重视。

  原地转移货权,即:货已在仓库,只是进行货权转移,并不移库。在有色金属、原油、木材、钢材等大宗商品类种类物的供应链服务过程中,由于货物存储和运输的特殊性(易损耗、易燃易爆、移库运输成本高等),往往采取货物原地不动,而货物所有权从上游供货商经供应链企业直接转移至下游客户的物流模式。

  本案中,供应链五金公司在过去一年中,与浪港公司都是以原地转移货权的方式进行交付,仓储方为宁港公司。

  享受便利的同时却也伴随着风险。经常发生的风险是,仓单与提货单都有了,实际上并没有货物存在。特别是公共仓的种类物,仓储方没有真正区分货物的权属,哪个区域的货物货权转移给供应链公司,并不清晰,只是出具仓单,标明货的名称、重量(或数量)等基本信息,在真正行使权利时无法特定化。很多供应链公司以为拿着仓单与提货单,就切实拥有仓库内相应货物的货权。而事实上,很有可能货权不清晰或货物不存在。

  实务中不少案例,存在种类物的这种存放方式发生货物被第三人恶意哄抢或错误出库,导致供应链公司货物减少甚至不存在。

  因此,如果货物是仓储在公共仓的种类物,需能与第三人的货物明确区分,如:喷漆、做标记等,以免发生货物被第三人恶意哄抢或错误出库却无法辨认和证明等情形。

  4.建立多维监管方式非常必要。

  对于仓储的货物,建立多维监管方式,而不是完全依赖仓储方的诚信。必要时借助独立科技提供方的物联网技术、AI等先进科技技术减少风险发生。

  (四)严格管理员工行为

  福日实业公司的员工胡某,明知仓单虚假还出具提货单,由此让供应链五金公司信赖货物是真实存在的,从而支付1400多万的货款。但在本案中,胡某的行为还是归责至了福日实业公司,由福日实业公司承担责任。虽然一二审责任划分有不同,但毕竟福日实业公司在终审判决中还是承担了30%的责任,即赔偿330万余元,给福日实业公司造成很大损失。

  通过《民法总则》第170条可知,员工是代理人、用人单位是被代理人。由此便也可以说,在职务代理的代理人与被代理人之间,与其说是受民事法律关系的约束,不如说更多地受劳动法律关系或行政法律关系的约束。因此,企业应当通过正确的选聘标准、明确的岗位职责、清晰的员工行为规范、适当的奖惩机制选任和管理“代理人”,防范因员工的失当、违约、违规、违法甚至犯罪行为而承担法律责任。


  本案纠纷再次证明了风控的重要性:垫资客户高门槛、验货义务要履行、仓储伙伴须独立,供应链公司请谨记!

  作者:张春艳,北京德和衡(深圳)律师事务所高级联席合伙人。曾任怡亚通、商贸通等多家供应链金融机构风控总监,负责公司金融产品架构设计、风险管理体系建立及项目风险防控等,拥有十余年供应链金融风险防控实战经验。

  曲莹莹,北京德和衡(深圳)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曾任怡亚通和朗华风控经理。

五色土抵押购销五率
最高法院:案外人主张在先租赁权对抗抵押权执行的,应适用案外人异议程序予以审查

上一篇:

下一篇:

供应链公司代理采购控货风险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